【悦读】盱眙卢璧:“天下清官第一”

在历朝历代的官员中,不乏一些正气律己、清正廉洁、勤政为民、为民请命的清官。在明代,就有一位盱眙籍的官员——卢璧,他居官清介,莅事严明,甘抱苦节,堪称清官,且被史书记载为“奏最天下清官第一”,评价甚高。

籍贯盱眙,进士及第擢知府

卢璧,字国贤,号玉田,占籍应天。嘉靖十七年戊戌科进士,官至陕西苑马寺卿,居官清介,奏最天下清官第一。既解组归,家徒四壁,惟艺菊自误。著《菊谱》。长子入盱痒。(清乾隆《盱眙县志》)

据考,卢璧的祖辈原籍盱眙。卢璧的曾祖卢文,因响应朱元璋的反元起义,参加江淮子弟兵,跟随朱元璋转战南北。大明建都金陵后,卢文受封南京羽林军右卫指挥使,后世承袭。当时羽林军驻扎于应天府西南部,眷属皆随迁卫所,并以应天府羽林军右卫官为籍,即“上报户口,入籍定居”,实为“占籍”。祖父卢王,字尔,袭封指挥使。其父卢晟,亦袭封指挥使。后京都北迁,以羽林军改金吾卫,故亦称金吾卫籍。故而在盱眙旧县志等资料中使用“占籍应天”语,亦为此意。在《盱眙县志》中将卢璧列为“盱眙人物”,而在《上江两县志》中则将卢璧视为“江宁乡贤”,皆属常理。

卢璧字国贤,故有“卢国贤氏”印章一枚。因嘉靖十七年卢璧赴京都参加戊戌科选考,一举登榜,中得戊戌科进士,所以卢璧又刻有“戊戌进士”印章一枚。

在《明史》中,也有关于卢璧的记载,其“兵四”卷载:

嘉靖元年,陕西苑马寺少卿卢璧条上马政,请督逋负、明印烙、训医药、均地差以救目前,而辟场广蓄为经久计。帝嘉纳之。

永乐四年(1406),朝廷设苑马寺于陕西、甘肃,统六监,监统四苑。《明史》原文说“嘉靖元年,陕西苑马寺少卿卢璧条上马政”,此处年代有误。因卢璧于嘉靖七年(1528)中得举人,嘉靖十七年(1538)方登榜进士,故而在嘉靖元年(1522),卢璧尚未中举登榜,当然也未授官职,更不可能担任苑马寺卿这样阶至三品的高官。《明史》“志六十八·兵四”载:明永乐“四年(1406),设苑马寺于陕西、甘肃,统六监,监统四苑。”苑马寺卿是掌管苑马寺的最高长官,官阶从三品。职责为掌所属各牧监、各苑之马政,而听于兵部。只有官阶达到布政司参政、按察副使的官员才有望得以升补此位。卢璧于嘉靖十七年中得进士,即授南京户部主事。二十五年(1546)擢知漳州府,三十年(1551)以改调去,复任汉阳、彰德知府,尔后才擢任陕西苑马寺少卿。以其任职履历推算,卢璧擢任苑马寺卿的时间至少应该在嘉靖三十五年(1556)之后。

率众抗倭守南疆

史料载,嘉靖二十六年,佛郎机番(葡萄牙)商船无视大明法禁,公然停泊浯屿,数次驱逐,仍未奏效。巡海道柯乔遵禁海之策,便联络漳州知府卢璧、龙溪知县林松共同发兵,前往浯屿,攻击佛郎机番船。但佛郎机番船用火炮轰击我舟师,以致数攻而不克。为此,知府卢璧考虑到漳州府的地理位置,为加强漳州府防备,便着手修缮堤防、加固城池、增建亭台、设置驿站,并加强防范、训民练兵、增哨巡海,时刻提防番人倭寇。

卢璧建议,要吸取前年攻倭不克的教训,不去强攻,而是智取,于是先派一兵船伪装成商船,将数十个武功好的官兵化装成商户佣人,佯以购买交易货物,乘船前往接近佛郎机商船,又派出十数艘战船悄悄从两侧包抄,卢璧与柯乔、林松等一起亲自临阵督战,直接指挥。又在东山岛附近设伏,张网以待。先是诱敌深入,进而伏击歼敌,最后穷追流寇,一举将佛郎机船队包围起来,经过3天的激战,大获全胜。此役共歼敌239人,其中击毙倭匪33人,俘获206人,内有惯匪头目3人,不法汉奸1人。“走马溪战役”远震西洋,载入《明史》《澳门大事记》等中外史籍。卢璧立即在漳州府衙升堂,亲自提审俘虏,一一甄别,确定主犯从犯,分别定罪。

嘉靖三十年(1551),卢璧“以改调去”,离开漳州,前往汉阳担任知府。尔后又转任彰德知府,再后来又擢任陕西苑马寺少卿,移职陕西。卢璧从沿海来到内地,又从中原来到草原,当他看到一望无际的草原、成群结队的军马,便沉下心来一心梳理苑马寺的详情。他深入各马场,经过一番详细调查,了解马政实情,切中马政时弊,针对当时管理上存在的问题,经过深思熟虑,便向朝廷呈上一份关于马政的奏折。卢璧在奏本中提出:“请督逋负、明印烙、训医药、均地差以救目前,而辟场广蓄为经久计。”疏请朝廷准予以“督察催缴拖欠赋税、验明马匹烙印编号、均衡调整草场土地”为马政“三策”,以解决马厂管理中存在的问题;而以“开辟新区牧场、扩展苑马界域”作为扩大养殖规模的长久大计,这样的建议当然得到嘉靖皇帝的赞同。

清风盈袖, 归隐种菊度晚年

卢璧中得进士,历南户部主事,漳州、彰德、汉阳知府,苑马寺少卿等职,虽位居高官,却生平抱苦节,两袖清风、居官廉洁,除了俸禄之外,他秋毫无取。镇守漳州,剿击海盗,审判恶首,秉公执法,绝不为钱财所动,凛凛有正气;修葺庙宇祠堂,他慷慨解囊、带头捐金;续修郡志,实乃公事,卢璧不仅自己亲撰成稿,还拿出自己的薪水积蓄,以充公用,将府志刊印成本,以传后世。

卢璧天性孝友,待人真诚。见有学士孤寒,便奉薪资助、奖进解困;他礼贤下士,拜访地方贤者、资深教授,见陈富家境贫寒,便慷慨赠米十石。卢璧父亲有病,他悉心照料、以身为祷;母亲故去,他结庐墓侧、哀毁骨立。

明代文学家顾起元对卢璧尤为敬重,他在所著的《客座赘语》中多次提及卢璧,在他所敬重的往哲名宦中,苑马寺卿卢璧以“贞恬”为当世首推楷模。所谓“贞恬”,是谓“志行高洁,淡薄名利”;又说卢璧是他“目中所睹士大夫清介,此公为首”。所谓“清介为首”,即为“清官中堪称第一”之意,故在志书中称卢璧为“奏最天下清官第一”之说。

卢璧的为人、做事,人品、风格,确实令士人所景仰。但是,却曾遭不公之遇:在漳州,抗倭保疆,一举击溃佛郎机番海盗,斩杀恶贼数百,从此漳泉海疆安晏。可不仅没有为卢璧记功,反而与朱纨、柯乔等一起受到牵连,受冤“辞政”(停职)一年有余;后没有晋升提拔,而是“改调去”(平职调动),以致“士民惜之”。后在汉阳、彰德任上卢璧又连有佳绩,方得“提拔”,却又分配到遥远荒蛮的陕甘草原,担任苑马寺卿。在苑马寺,卢璧还是勤勤恳恳、梳理马政,并奏疏皇上,提出马政良策,得到嘉靖帝的赞赏,陕甘马政亦井井有条。卢璧一生居官廉洁、两袖清风,柔儒从人、甘抱苦节,解组归里时家徒四壁。如此清廉贤吏,真堪称“最天下清官第一”,但却未能得到朝廷的褒奖,就连“名宦祠”、“乡贤祠”也未能入祀。难怪顾起元叹息道:“顷郡数举乡贤祀,如此公竟不得与俎豆之列,可为浩叹。”所谓“俎豆”,典出《论语·卫灵公》和《史记》卷四十七《孔子世家》。俎豆原指古代祭祀、宴飨时盛食物用的礼器,亦泛指各种礼器。后引申为祭祀和崇奉之意,“与俎豆之列”即为入祠以受供奉。卢璧这样的清官未能入祀,难怪顾起元“浩叹”也!

卢璧逝世后葬于何处,他自撰的墓志铭内容如何,在《盱眙县志》《江宁县志》中均无记载,所以我们不得而知。但是,故籍家乡的盱眙人没有忘记他,将他载入《盱眙县志》中,其长子录入盱眙黉学,荐为痒生。占籍的应天金吾卫也感知卢璧的清廉耿直,遂将其次子荐为应天府学生。虽然其子亦从其父,品行高洁、低调行世、不甚显人,所以鲜知之者。但是,大明“一代廉吏、清官第一”的盱眙山人卢璧,将永远为后世所记得! (马培荣)

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