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悦读】芦苇吟

来吧!砍下我的头颅

再折断我的双翅

你想要的都拿去

只要你的诗

像他的诗那样的出色

我宁愿就此

被你拦腰一折

芦苇从不流血

无论何时它都

虚怀,轻脆

如五月的天空

看不见红色

不等于没有疼痛

它生来就是

留做纪念的

想起一个诗人

一个曾高昂着头

对着深渊般的江水

嚎啕大哭的诗人:

路漫漫其修远兮

这世上有诸多事物

让我们绕不过去

比如年年岁岁花相似

比如悲歌

比如故人

比如仇恨

比如爱

比如一个诗人

纵身一跃

他身下的江水

瞬间映照出的

到底是他的哀伤

还是他不为人知的欢乐

为何他像芦苇一样

年年死了又活

(刘季)

融媒体编辑 李昱